首页 > 短篇仙侠 > 昭华殿:雪舞

书荒求小说《昭华殿:雪舞》夏天山雪冷顾清禾澹无辞全文免费试读

作者:天山雪冷

书名:昭华殿:雪舞

更新时间:2023-02-14 14:44:44

来源:longzhu

喜欢《昭华殿:雪舞》的朋友可以看到作者天山雪冷的内心世界,天山雪冷的思维总是那样的跳跃,在字节之间来回跳动的灵感让人眼前一亮,天山雪冷为大家描绘了一个神奇而美丽的世界,容欢笔下的人物顾清禾澹无辞栩栩如生,充满了独特的魅力,《昭华殿:雪舞》
1、离心“你与贱臣私通,藐视天威,朕岂能再恕你?”大雪纷飞......
书荒求小说《昭华殿:雪舞》夏天山雪冷顾清禾澹无辞全文免费试读

1、离心

“你与贱臣私通,藐视天威,朕岂能再恕你?”

大雪纷飞下,殿阶上的帝王目光冷冽,蕴着震怒。

少女刚刚受过鞭刑,莹白的娇躯被鲜血浸染,咬牙道:

“我没有。”

男人的一双雁眸蓄满薄凉,上前,毫不犹豫捏紧她的下颌,那力道似要将其捏碎。

“你没有?光天化日之下,你与朕的朝臣私相苟且,朕亲眼所见,还敢说没有!”

天旋地转中,柔软的身子被腾空抱起。

熟悉又温暖的怀抱令她一时恍惚,可对上他暴戾的眸子时,她又清醒了三分。

这不再是她的世子哥哥。而是君威不可冒犯的天子。

“顾清禾,但凡你给朕一个解释......哪怕是骗我,你都不愿。”他眸底露出一点讥嘲之意。

她被萧皇后陷害,与朝臣在后花园里被下了合欢散,还被澹无辞亲眼撞见。

一切阴谋为她量身定做,证据销毁得干干净净,如何解释?

“是臣妾有罪。陛下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,反正大瑾皇族皆已伏诛,大瑾的公主,也不该继续苟活着。”

那清冷无情的模样,令澹无辞想起她与别的男人行鱼水之欢的场景,心中狠狠一痛。

他恨,恨她的背叛,恨她那份生死看淡。

恨她什么都不放在眼里!包括他!

一念及此,他额角青筋暴起,将她抱回殿内,重重摔在床帷间。

澹无辞竟叫所有内侍都退下,意欲白日宣淫!

“不可以。”顾清禾下意识地扭过头。

他们成婚一年,他将她宠为紫禁城最至高无上的女人,却还是暖不了她的心。

他红了眼,似有些恼怒。

“你是朕的宸妃,为何不可?”

因为冷战,他们已经三个月不曾同房。

他急促地剥开她的衣襟,一寸一寸亲吻过她的鞭痕。

“记住,你只有朕一个男人,再叫我一声世子哥哥,待在朕的身边,好不好?”

顾清禾因恐慌本能的分泌出眼泪。

她想起了初识澹无辞的时候。

四年前,她本是大瑾国最受宠爱的小公主。

顾清禾犹记得,及笄的那日是小雪,父皇带了朝臣和诸皇子,去骊山冬猎。

她年少顽劣,为了追逐野兔孤身闯进密林,不小心迷了路。

狩猎林里箭矢无眼,一支箭直直向顾清禾袭来时,被一道剑光挡住。

一个少年骑在马上向她伸出手。

长靴,甲胄,绣着玄武的北凉华服,眉眼英俊深邃,俊美无俦。

他是北凉世子澹无辞,被送来大瑾成为质子。

“世子哥哥。”

顾清禾破涕为笑,他也冲她笑了。

在顾清禾眼里,澹无辞与那些皇族权贵都不同。

他带她策马,带她游历,他说他只喜欢她一个人。

少女怀春的她,羞涩向父皇表明心意,希望能够嫁给世子哥哥。

可三年后,当顾清禾以为澹无辞会来提亲时,等来的却是他率领北凉铁骑,攻陷皇城的消息。

他卧薪尝胆当了三年质子,为的就是这样一天。

皇族之人,除她之外无一幸免,九族诛灭。连年仅两岁的幼弟都没有放过。

顾清禾是始意识到,她恋慕了三年,待她温柔如斯的世子哥哥不过是一场惊天虚妄。

他根本没有心,分明只是嗜血的狂魔,和那些欲望滔天的权贵没有丝毫不同。

她恨他,永无止境!

作为亡国公主被俘后,北凉的一名副将曾色胆包天,想要侵犯她。

慌乱之下,顾清禾用一根金簪刺穿了他的眼球。

澹无辞及时赶来,看着衣衫不整的少女,直接一剑劈开了那副将的头颅。

“你跟他们都是一伙的。”顾清禾哭着说。

他掏出帕子擦去她的眼泪,柔声说,“我怎么会跟他们是一伙的,我是你的世子哥哥。”

后来,澹无辞不顾众人阻拦,将她这一亡国公主收入后宫,封为宸妃。

集万千宠爱于一身,恨不能将世间一切瑰宝尽数捧到她的面前。

却暖不了她早已冰凉透底的心。

他说:“她只有我了,我若是不守护她,还有谁来守护她?”

而现在......

顾清禾被折磨到身心俱疲后,已是晌午,她被送回了昭华殿。

她抬头打量着这座涂满椒墙的房子,是澹无辞登基时专门为她一人修建。

日月昭昭,华光溢彩,意为帝捧在心尖上的女子,宸妃顾清禾。

金屋藏娇......又何尝不是困住她的囚笼呢?

见她回来,侍女彩萍赶紧将她搀扶上榻,看到那遍体伤痕,瞬间红了眼圈。

“娘娘,陛下对您也太狠心了。”

顾清禾咬了咬牙,“我无事,柳云景呢?”

柳云景是从前公主府里保护她的侍卫,追随她多年。

新朝之后,他凭借一己才干一步步爬到督察御史这个职位,原本有大好的前程。

可萧皇后为了除掉她,竟在宫宴上暗中给她和柳云景下了药,致使他们在后花园的凉亭里出现幻觉。

她当时意识完全模糊,将柳云景当成了澹无辞,身热情动。

不巧这一幕又恰好被出来散步的澹无辞看到。

说到底,是自己连累了柳云景。

彩萍却支支吾吾没有说话,顾清禾皱起眉,刚想追问。

殿外,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传来,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。

“哟,不愧是欺君罔上的狐媚子,到了这般田地,竟还想着你那个老相好呐。”

那女子疾步闯入殿内,迫不及待看到她的惨状,头上的凤钗步摇泠然作响,抿唇轻笑。

顾清禾抬眸定定地看着她。

这便是将自己害到这般田地的罪魁祸首,皇后萧锦意。

她是相府嫡女,萧相乃澹无辞的肱骨之臣,家世显赫。

只是,萧锦意心里十分怨怼,明明自己才应该是紫禁城最尊贵的女人,偏偏还压了一个宸妃!

宸,乃帝星之意。

顾清禾不过是个亡国公主,应当沦为败犬,凭什么敢跟她争宠?

见她盛气凌人的模样,顾清禾怒而质问:

“萧锦意,我早已失宠,连你的后位都是我拱手相让,你还有什么不满足,偏要把我害到如此地步。”

只听得“啪”的一声,清脆的巴掌落在顾清禾惨白的脸上。

“**,你还不明白吗?你一个亡国贱奴,却抢尽了我的风光,凭什么陛下眼里心里就只容得下你一人!不错,皇后之位是你让给我的,可那本就该是我的东西,凭什么要你让!”

说到这里,萧锦意被触怒痛处,几乎是毫无顾忌地大吼。

“锦儿。”

一道冰冷的声音从殿外传来。

犹是玉质一般,带着说不出的阴鸷与威严。

澹无辞走进来,淡漠地看了她一眼,将萧锦意拥入怀中。

顾清禾清晰地看到他们十指相扣,心中隐隐发痛。

“今日还要一起去太后宫里请安,怎么还在这儿与无关紧要之人耽误?”

“陛下......”萧锦意娇笑着,明艳的小脸上满是得意之色,转头看向榻上虚弱的女子。

“是宸妃妹妹方才问臣妾,求本宫告诉她柳大人的情况,臣妾谨记您的吩咐,绝口不提此人。”

闻言,澹无辞眼底溢出一抹嘲讽,瞥向顾清禾。

“宸妃秽乱后宫,从今往后禁足于昭华殿,非召不得出入。”

“至于柳云景。”他顿了顿,冷笑道。

“朕已经赐了他宫刑,从此以后就是你宫里的粗使太监,可日日相见,解你相思之苦。宸妃,你意下如何?”

顾清禾瞳孔微缩,痛苦地闭上眼睛。

她到底还是连累了小柳大人。

“陛下!宸妃**至贱,您为何不杀了这个**,以正宫闱?”

萧锦意缠着男人的手臂,可当她得意地抬头,触及那森冷的注视时,竟冷不丁一哆嗦。

是她看错了吗,为什么陛下眼神中......好像有无边戾气?

那厢,原本一言不发的顾清禾忽然对他说:

“皇后所言在理,陛下既然生气,觉得臣妾玷污了皇家名节,何不将臣妾杀之而后快?”

四目相对,她眼眸清澈又决绝,对上澹无辞的目光。

似在诱引。杀了我。

世间就再无大瑾公主顾清禾。

澹无辞攥紧了拳头,看穿了她是想通过死,离开他的身边。

这一年来,她的身边被他设置层层眼线,严防死守,不给她一丝自尽的机会。

“臣妾,但求一死。”

顾清禾幽幽地说,轻柔的笑里满是蔑然。

他眸光眯紧,突然上前凑近她的耳边,一字一句发出低沉的怒吼:

“顾清禾,你休想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