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短篇仙侠 > 月下无限

经典小说月下无限by江淮孟好好精彩章节 江淮孟好好小说全集免费试读

作者:江淮

书名:月下无限

更新时间:2023-02-14 12:09:01

来源:IT

小说主人公是江淮孟好好的书名叫《月下无限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江淮最新写的一本小说,《月下无限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,马上先睹为快吧。
发现怀孕那天我同时查出了脑癌,我不知道该先和江淮讲哪个消息......
经典小说月下无限by江淮孟好好精彩章节 江淮孟好好小说全集免费试读

发现怀孕那天我同时查出了脑癌,我不知道该先和江淮讲哪个消息,只能故作轻松地给他打电话。

「江淮,如果我怀孕了,你会开心吗?」

「你不会怀孕。」他毫不迟疑地肯定。

「那如果我要死了,你会难过吗?」

「孟好好,我会跟你结婚的,你别再发神经了。」江淮不耐烦地挂断电话。

我抬头,却看到他小心翼翼地扶着他的青梅竹马来了医院。

我在和江淮同居的房子里一直等到十一点,才等到江淮回来。

我需要和他谈谈我们的事情,但我不能在医院跟他讲,我不想让他知道我怀孕和生病的事情了,我不想让他因为责任或者可怜我继续和我在一起。

「江淮,我们谈谈吧。」

「我有些累了,改天再谈吧。」

橘黄的灯光下,江淮扔了手中的外套,解开衬衣最上面的两颗扣子,疲惫地靠在沙发上。

空气中弥散着一股陌生的沐浴露味道,来自江淮。

「是因为周月吗?」

他从沙发上坐起来,捏着眉心对我讲:「上次你说了以后,我没和月月联系过。只是前段时间她从我们老家来这边找工作,一直碰壁,但她没有找过我,今天是因为她得了急性肠炎,在这边不认识别人才找的我。」

「衣服是因为她吐我身上我才换的,澡是在酒店洗的,孟好好,月月很要强,她跟你不一样,如果不是被逼得没办法了,她是不会找我的。」

江淮一口气讲完,似乎察觉自己的语气有些硬,才又把语气放轻。

「你别瞎想了。」

实际上我相信他和我分手前不会对周月做什么,而且我在医院看到他带周月去了消化科,我只是随口问了句。

但他的回答却让我有些难过,原来我在他心里一直是个累赘啊。

「江淮,我们分手吧。」

也许是晚上等他等得太久,头又开始疼了,但我努力笑着。

他起身过来将我圈在怀里,疲倦地哄着我,「又闹什么?下午拿怀孕和死试探我,现在又提分手,孟好好你就那么着急让我娶你吗?」

「之前也拿分手逼婚,现在还提,我就这么让你没有安全感?你不怕我真跟你分手?」

「那就真的分手吧。」

我压下嗓子里的酸涩,尽量让自己有些尊严。

「孟好好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」

他的眉蹙起来,眼神也变得有些凶。

「我知道,我想和你分……唔……」

他突然低头开始吻我,但我躲开了,孕反突然出现,我连忙捂住嘴。

「你身上有味道。」

「还没睡就说梦话,等你清醒的时候我们再聊吧。」

他松开我进了浴室,连空气都透着不耐。

我无辜地看着他的背影,不知道怎么跟他讲清楚。

在我知道周月存在前,我的确想嫁给他。

真的想,从大学见他第一眼时,我连以后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。

但半年前知道周月的存在后,我提分手都是真的,不是在用分手逼他结婚。

可我每次跟他分手,跟他解释他对我和周月的不同,他总说我是逼他结婚,说我想多了,他说他只是拿周月当妹妹,还为了我删了周月微信,刻意和她保持距离。

他的举动给了我错觉,让我误以为他真的喜欢我。

就像刚刚他为我牵动情绪,对我做出那么亲密的动作,如果没察觉他不经意间露出的冷漠与不耐,如果没看到过他对着周月时宠溺呵护的模样,如果不是他和周月保持的距离越来越近,也许这次我又会被他骗到。

我不明白他和周月之间发生过什么,既然他那么喜欢周月,为什么还要和我在一起?

虽然大学时我倒追过他,但我越陷越深却是因为他频频回应我,而且在一起明明是他提的啊。

因为孕反我有些嗜睡,头也一直昏昏沉沉的疼,第二天我没像之前那样准备早餐,反而是江淮烤了面包片叫我起床。

「怎么,还在闹脾气?还是不舒服?」

我怕他发现我的异样,就半开玩笑地问他:「如果我不舒服,那你今天是去照顾周月,还是留下来照顾我?」

话问出口,江淮脸上那点可怜的温柔缱绻瞬间就散了。

「孟好好,为什么你什么都喜欢和月月比?」

他的声音陡冷,呛得我差点掉泪。

我张了几次口想解释,可我发现要讲的问题其实早就讲过了。

不是我非要和周月比,是他潜意识里早就把我和周月区别对待了,就像「孟好好」和「月月」,孰近孰远太过于清晰。

称呼的问题我以前也和他讲过,他当时说什么,他说「不就一个称呼吗?你要这么介意,以后我喊你「宝宝」,比她更亲,这总行了吧?」

当时我被他哄得很开心,可「宝宝」他就喊了一次,那一次之后他还是喊我「孟好好」。

「面包片在面包机里,等会你自己拿冰箱里的牛奶烫一下就着面包片吃吧,我先去公司了。」他扔下一句话离开了。

砰的关门声,到底把我的眼泪震得掉下来。

吃完饭,我跟闺蜜陈琦说我不去工作室了,陈琦跟着打了电话过来。

「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,你这个天上下刀子都不缺勤的女人今天要逃班?老实交代,是不是你家那个大宝贝终于开窍了,他终于要浪漫一把了?」

陈琦讲的我挺窝心的,仔细想想,江淮和我在一起后好像真的没为我做过什么。

「我和江淮分手了,我要搬家。」

「啥?」

她沉默了几秒钟,跟着极力赞成我的决定,「分的好,你终于跟那个混蛋分手了,我早就看那混蛋不是个东西了。」

陈琦又问我为什么和江淮分手,我讲了周月的事,然后我问她:「你说江淮既然那么喜欢周月,他为什么还不跟我分手,还要跟我结婚呢?」

「这还不简单,那个狗东西看中你爸留给你的财产,想做凤凰男呗。」

「可他这几年创业赚的钱,早就不止我爸留给我的那些财产了。」

「谁会嫌自己钱多呢?」陈琦依然不屑,然后问我,「东西多吗?要不要我过去帮你?」

鼻子一阵酸疼,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,睁开眼时才发现床单和地板上都是血花,还有鼻血不停地从鼻子里淌出来。

我手忙脚乱地抽了纸巾去擦。

陈琦的声音依旧从手机里传出来,「好好,怎么了?」

「有点感冒,可能昨天着凉了。」

「我还是过去陪你吧,你看你为了个人渣把自己弄成什么样了。」

「别……」

「琦琦,我想自己待着。」

「你……行吧,有需要你就喊我。」

我「嗯」了一声,又说我这段时间想出去旅游,陈琦并没有多想。

挂了电话,我立即把床单和地板都收拾了,又打包了自己的东西,刚收拾完,一个陌生的号码就打进了电话。

「孟好好,我们能谈谈吗?」

打电话来的,是周月。

看着病床上因为脱水而脸色略显蜡黄的周月,我知道,哪怕是客套寒暄也该假惺惺地问句「病好点了没」,但我讲不出口,我一点也不想跟她客套。

周月比我大一岁,比江淮小两岁,她是江淮老家的邻居,俩人青梅竹马一块长大。

我第一次见周月是半年前,那时我陪江淮第一次回老家看他妈妈,进江淮家门前有个打扮的很像小姑娘的女人看到江淮,兴奋地跟他打招呼。

「江淮,你回来了。」

跟着那女人的视线落到我身上,脸当即冷了下来。

「这位是?」

「我女朋友。」

江淮淡淡回答,跟着拉着我进他家门,可我能感觉到身后如芒在背的目光。

我在江淮家没坐多久,周月就提着一袋葡萄来了,她说她家的葡萄熟了,所以带给江淮他们尝尝,然后她给了江淮的妈妈,又去拿给江淮,但江淮接的时候她却把手缩回去,当着我的面跟他「开玩笑」——

「以前都是我给你剥葡萄的,这次你有了女朋友,你让谁剥?」

江淮看了我一眼,仿佛跟周月赌气般下了逐客令。

「我女朋友来了,你要不要先回去?」

那天晚上我问江淮和周月什么关系,江淮说只是邻居。

我不相信,因为江淮吃完饭就出门和周月「偶遇」了,我还听到他喊周月叫「月月」,他对着周月显然比对着我更轻松愉快。

「你邻居刚挑衅完你女朋友,你就开开心心地去跟人家聊天,你和这邻居关系还真好。」

那天晚上我和江淮吵了一架,他解释说他喊「月月」是跟着他妈妈喊的,只是喊了二十几年习惯了,他跟周月关系是好,但周月跟我根本没法比。

他还说他以后会娶我,但周月只是个邻居,而且他现在都不在老家住了,以后周月连邻居都不是。

如果我介意周月的存在,他可以和周月保持距离,如果我介意的是那个称呼,他以后可以喊我「宝宝」……

那次江淮跟我回来,他做到了他的承诺。

只是两个月后,有次凌晨两点钟,我起来上厕所不小心发现江淮的手机亮了,画面弹出了周月的消息——

「江淮,其实你根本不喜欢那个女人,你还要忍到什么时候?」

我想看看他和周月之前到底聊了什么,以至于让一个「邻居」在凌晨两点钟给他发消息,说他根本不喜欢我。

我拿起江淮的手机翻看聊天记录,却发现聊天记录干干净净,上面只有一条当天下午四点钟 37 分钟的通话记录。

,37 分钟的通话时长很扎眼,我不知道聊什么能让两个从没聊天记录的人突然聊 37 分钟,就把江淮叫起来,让他回周月消息。

江淮蹙着眉迟疑了许久,然后当着我的面开免提给周月打电话。

「月月,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跟我讲这样的话了。我下午已经和你讲的很清楚了,我喜欢谁,跟谁在一起,都和你无关,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插手我的事情。」

「可是你根本不喜欢她,我不能看着你……」

「谁说我不喜欢孟好好?」他讲着看向我,仿佛故意在说给周月听,也故意说给我听。

「我会娶孟好好,而且我只会娶孟好好。」

然后他挂了周月的电话,又当着我的面拉黑了周月的微信、QQ 和手机号码,问我这样满意了吗?

「别耍脾气了,乖。」

他处理的简单干脆,然后又搂着我解释,说周月喜欢他,可他很无辜啊,他拦不住别人的喜欢,左右不了别人的想法,可总不能因为一个不相干的人说了句什么,就和他分手吧?

我觉得江淮讲的有道理,就和他保持半分手状态观察了他半个月,确定周月真的从他生活中消失了,才和他复合。

但现在,被江淮拉黑的周月又出现了,而且这次周月是「被迫」联系他,我成了无理取闹。

他们俩之间的事,我早该发现的啊……

「你的号码是我偷偷在江淮的手机里保存的。」周月先开了口。

这话内涵很多:

,1. 她能随意查看江淮的手机。

,2. 她今天是背着江淮找的我。

「直接说找我什么事吧?」

毕竟小三挑衅正室这事挺没意思的,真的。

周月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冷漠直接,她的气焰瞬间就矮了一截,许久才又重新鼓起勇气开口。

「孟好好,你离开江淮吧。」